琼中女足冲甲奇迹,由一群海岛足球播种人铸就

闻名世界的奇迹制造者纳尔逊·曼德拉曾说:“体育在绝境中创造希望,体育改变世界。”如今,在中国版图南部的海岛上,一群生长在大山里的黎族姑娘印证着这句名言。

足球是一只转动命运罗盘的巨手,没有它翻云覆雨,王靖怡、王慧敏、王敏慧、陈巧翠和高禹萱们也许与很多普通的黎族女孩一样,16、7岁出嫁,很快便当上几个孩子的妈妈。

我在十年前的冬天与她们结识,几度探访,见证她们迈进大学校门,获得过全国大学生联赛奖杯,完成了本科学业。她们从青涩懵懂的少女成长为球场上的“孩子王”,抑或从校园足球踢到国青队,从女乙踢到女甲,殊途同归地成为这座孤岛上的足球播种人。

农村包围城市

一切的一切,源起于一个叫肖山的北方汉子踏上“从农村包围城市”的旅程。从山西体校到山西省体工队,科班出身的足球运动员肖山一直后悔没能在自己职业生涯的后期抓住职业联赛的梦幻开局。40多年前,14岁的肖山入选徐根宝在山西选拔的少年队,高洪波是他的队友。彼时的肖山还叫谷山,块头比高洪波大上一倍,轻轻一撞,瘦小的高洪波便倒在地上。

在山西省青年队踢主力前锋的谷山外向豪爽,被家乡人形容为“踢球泼辣”。“泼辣”的作风被他带到了苏州、上海,80年代末谷山加盟苏州钢铁集团队,并到上海体育学院运动训练系进修本科课程。

上海体院教练员柳志刚十多年前既是谷山的队友又是他的教练。在他的印象中,“头脑聪明、身体素质好”、“一上场就玩命干”的谷山在学校里并不张扬,学习认真,特别是大三以后,头两年还会冲动的在球场上打架,渐渐的变得稳重沉默。在苏钢球队每个月领1千多元工资的肖山是班上的有钱人,经常带着家中贫困的同学下馆子。

前排左四为肖山

1992年毕业的谷山在苏钢集团解散球队后开始了流浪,煤炭体协队、深圳的球队、湖南神牛足球学校……后来,他干脆彻底离开足球圈,回太原老家开餐厅,跟着煤老板打工。肖山不大愿意回顾自己并不显赫的足球生涯,他将那段历史总结为“喝酒、打架、泡妞,不务正业”。同样的,他对纸醉金迷的经商生活也感到厌弃,这也许是他选择来到琼中、重新回归球场的原因之一。

当然,那个更加现实的理由是——既然再回球场,就要出人头地。而相较于男足,女足无疑会让他更快接近梦想。肖山的理想和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体育扶贫的思路一拍即合。2006年夏天,四十不惑、改名肖山的谷山走在只有一个红绿灯、一条水泥路的琼中县城里,心里拔凉拔凉的。

落后闭塞的海岛小镇,面对一群以为足球是“用脚踢的排球”的山里孩子,拿着6、7万元的经费,吃着每天5元的伙食,肖山一人扮演多种角色——教练、领队、父亲、兄长、厨师、保镖。初来乍到的肖山曾和将他当成外地人挑衅的琼中人干仗,为此赔了3千多块,也会暴打骚扰队员宿舍和训练的小流氓。最艰难的时刻,想过一走了之的肖山被孩子们单纯希冀的眼神凝滞了脚步。

每个周末肖山坐两个小时的长途车到海口,为了呼吸一口大城市的空气,也为了吃上一碗面条。这碗面条让他找到了老婆。肖山在海口偶遇自己以往的恋人、家在海南练跳高出身的吴小丽。两个月后,琼中女足多了一位助理教练、队医兼后勤管理和知心大姐,肖山再也不用去菜市场因为五分、一毛和小贩斤斤计较。

回归

2012年秋天,随着肖山手下的第一批弟子从足球场进入大学,琼中女足被定为事业单位,县政府决定每年划拨80万元的预算经费,目前队伍的管理者从教育局变成文体局。加入琼中女足不仅意味着一切免费,而且还预示着一只脚迈进了大学校门。

“其实上大学时我就设想过,我学的运动训练专业,回到琼中女足,学以致用,培养国字号球员,完成教练的心愿。”眉目清秀的陈巧翠(下图左)是第一批琼中女足大学生里年龄最小的,性情温和,斯文少语。

当了教练的陈巧翠长发飘飘,恢复了女孩本色。比昔日踢球时白皙漂亮了许多,彼时晒得黝黑、露出一双“斑马腿”的陈巧翠回家后经常被母亲询问是否从来不洗脖子和膝盖。

陈巧翠年纪小,胆子却大,大三时拉上既是队友又是同学的高禹萱等人在海口办足球培训班,自己写广告,去学校派发传单,租场地。一番辛苦下来,却只召来一个需要减肥的胖男孩,后来发展到十几个,从完全免费到50元一节课,一个暑假三个人赚了一万块。

毕业之前在深圳第二高级中学实习,陈巧翠原本打算留在深圳,却在面试前接到教练的电话,带队备战U12哥德堡杯,缺少助手的肖山希望弟子赶回来帮忙。深圳学校的老师惊讶于陈巧翠轻易放弃了进入大城市的机会,她义无反顾地回到了琼中。

陈巧翠和曾经的队友高禹萱从陈旧的宿舍搬去了旁边的教师楼,和师妹们一起吃着45元一天的伙食,二人的交通工具还是肖山许多年前用的摩托车。球场上戴着棒球帽的陈教练训斥得男孩子掉眼泪,对不听命令的,偶尔用口哨带子轻轻抽打手背算作惩罚,“我们是名副其实的孩子王,当年入队时我们都11、2岁了,这些孩子太小,打架,吵闹,状况不断,叽叽喳喳喊得人头大。”

从左至右(高禹萱、肖山、吴小丽、陈巧翠)

2017年陈巧翠和高禹萱通过中国足协组织的校园足球骨干教练出国培训班测试,被公派前往英国伯恩茅斯大学学习三个月。那是她们第二次走出国门。2014年底的西班牙之行至今让几个琼中女足的元老级球员念念不忘。父母一趟趟地去派出所开具各种证明,在上海的法国大使馆被拒签,到北京的西班牙大使馆再签证,直到从海口飞到上海,坐上飞往马德里的航班,陈巧翠才觉得她们不是在做梦。

诺坎普看巴萨比赛,陈巧翠站着狂喊梅西的名字。比赛结束,与伊涅斯塔见面,她和高禹萱手举球衣给小白签名,兴奋得不知所措。与小白合影,高禹萱有点失望地发现,原来偶像的身高和自己差不多。

参观马德里伯纳乌球场、皇马俱乐部和基地,和当地的青年女队打比赛,7打7,琼中女足4比3取胜。“那么多小孩踢球,球场的硬件设施一流,一块场地上只有一个教练带10个孩子。”陈巧翠们望洋兴叹,和她们踢了近十年的场地相比,这里简直是天堂。

2019年,陈巧翠和高禹萱拿到了C级教练员证书。陈巧翠率领的男队获得2019年全国青少年足球冠军杯赛总决赛U12男子组季军、蝉联了2020年和2021年海南省青少年足球锦标赛U13和U14组的亚军。高禹萱的女队战绩卓越,2020年夏天获得了全国中学生足协杯初中组冠军,她本人得到最佳教练员称号。陈巧翠在2020年8月入选全国青联委员,海南省第七届青联常务委员,2021年又成为了琼中县政协委员。

2022年《足球周刊》年度征订结束倒计时!